[原创文学] 牛栏今何在

[复制链接]

帖子
10181
威望
0 点
红花
55070 枚

手机认证 实名认证

香山飞鹰 发表于 2023-8-22 09:23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农人们说,有牛蹄印的地方才叫村庄。这就好比有野花有绿草的地方才叫原野一样。那是一个村庄的魂。
  牛卧在那里,安静的就像卧在世界之外。它能听懂犁田老伯的话,它只是不发言而已,但只要发出声音,那种“哞、哞”的叫声就是深沉的。几只长腿虻虫欺负牛是牲灵中的和平主义者,一次次嗡嗡地向它飞去,牛就不时抡起那圆圆的尾巴驱赶虻子,就像母亲为我用扇子驱赶着蚊子这样最小的敌人。
  田野上所谓犁、耙、耖、碌碡等,都有赖牛的力量。有时候,我也能听见牛在喘气,从喉咙里出来的那种很粗、很浊的喘气。这种声音在耕作时都没有发出,但这时喘出了,一声,一会儿又是一声。躬耕垄亩,显然没有诗情画意,劳动绾起的结,让牛在很长时间后还要喘出这样的粗气。
  那个时候,牛是集体所有,是生产队的宝贝,不是随便将牛放在谁家饲养的,给谁饲养要经过队委会集体研究,几乎是一种政治待遇。不夸张地说,养牛户呵护耕牛简直胜过自家孩子。印象中,当时的公社、大队还评选过“优秀饲养员”,在社员大会上为他们戴上大红花,颁发草帽、毛巾等奖品。
  入冬以后,牛并不关在野外的棚子里,而是住在农户土墙茅屋的牛栏里。白天,牛在村前屋后朝阳晒暖的草架里,收起了野性,不再有青草让它们你争我夺,金黄色的稻草,使它们的咀嚼更加有力,咯吱,咯吱,一声连一声,不紧不慢,将冬天的日子一点点嚼进黄昏。傍晚,由各家的孩子牵着,慢吞吞地踱到塘边饮水。间或,牵牛的孩子和饮水的牛一同被水中倒映的晚霞迷住了,凝了眸长久地盯住水面不动。也许是因为塘水的甘甜,也许是因为干草吃得多,牛们饮水时总是把嘴深深地扎进水里,长长的一气痛饮之后,有时还会快活地抬头长“哞”一声。
  一个村子里的牛栏有高有矮,有简有繁,也从一个侧面折射岀各家的经济状况。有的人家牛栏是砖墙,盖的是青瓦;有的是夯土墙,盖的是稻草;还有的仅仅是用几根松树桩搭起一个棚子,上面盖的是茅草,也沒有门。
  从牛栏的外观还可以看出主人的勤与惰。勤快的人家会把牛栏收拾得通透光亮,地面干爽;懒惰的人家的牛栏往往潮湿肮脏,成天臭气熏天。
  牛栏猪圈粪,是兴田的上好肥料,十天、半月取一次。挑牛栏粪,可不是轻松活。为防止有人偷懒,队长安排专人按男女劳力、工分高低,决定装多少扒梳湿漉漉、臊烘烘的粪。担数的计算,用木炭在墙上画上“正”字,然后再按牛栏粪的担数折成工分入账。
  牛栏粪取完后,地上打扫得干干净净,讲究的还要撒上生石灰,用烟熏上几遍。盛夏,蚊虫肆虐,母亲总要用干马料草扎成长长的烟包点燃后在牛栏里舞动,驱赶蚊虫。冬天来了,窗户透风,赶忙用旧报纸糊上,地上湿了,先铺上干沙,再抱来干稻草厚厚地铺上,又舒适又暖和。天寒地冻,要烧热水给牛喝,,有心细的夜里还起来给牛接屎接尿。如果牛有小毛病,还将家里人平时舍不得吃的一二两芝麻油,喂给它喝。打过年豆腐,压豆腐流下的浆水从不轻易倒掉,这是牛可口的“饮料”。过年了,家人相互祝福时,也不忘对牛说一些吉庆的话,有的还要煨些黄豆、小麦加少许盐熬烂的精饲料,算是牛的“年夜饭”。有的人家还会在牛栏的墙上贴上写有“风调雨顺,六畜兴旺” 字样的春联。春耕时,牛膘肥体壮,大伙禁不住围着牛转,摸摸它的身子。这时,饲养户在全队人面前,会觉得很有面子。而耕牛一旦架上了轭,春耕、双抢、秋种,成天劳作不息,默默无言地贡献全身之力。
  耕牛从田园舞台上退出,预示着一个农耕时代的变迁。田野上,“铁牛”代替了耕牛,以更高的效率劳作,牛栏也就成了农耕时代的标本,在乡亲们的视野中消失。若干年后,我们的孩子还知道耕牛是什么动物,还能知道牛栏是做什么的吗,更不要说去放牛、牵牛水了。
  漫步乡村,我突发奇想:倘若现在有人家保留了当年的牛栏,说不定哪天还可以申报为物质文化遗产呢!(黄骏骑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关于我们|手机版|虚假信息举报电话18955601997 邮箱627298930@qq.com 涉互联网算法推荐专项举报电话18955601997 邮箱627298930@qq.com ( 皖ICP备10015146号-3 )

公安备案号34082402000327 GMT+8, 2024-2-21 16:12 , Processed in 0.051841 second(s), 3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Licensed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返回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官方微信